叮咚……本次星舰即将启程,请乘客将智脑和随身携带的电子产品关机,并配好安全带……”

    秦恬坐在位子上,侧耳细听广播并一一照做。

    星舰驶离,重现这颗星球的全貌。她在舷窗望向淡蓝sE的星球光晕,疲惫不堪的JiNg神终于松弛下来,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昏迷似的睡眠,自我屏蔽了外界的所有信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梦里。

    海浪、白沙、远处的鸥鸣。

    yAn光温热,她憩在椰树的叶荫下。

    有风拂过面颊,Sh润地划过眼睫。

    酣然地宿在海洋编织的摇篮里,

    如婴儿般蜷拳,她低声呓语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浪花被卷上沙滩,轻轻吻了一下脚心,有些发痒,但还在可忍受的范围内,秦恬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于是下一次浪便得寸进尺很多,袭上脚背,打Sh了皮肤。海浪的T1aN舐一次次久留、一次次加重,水Ye留在趾间和脚踝,秦恬感到黏腻,不舒服地蹬了蹬,下一次浪却卷上了小腿。

    力道轻柔,好似按摩,而她身T又满是积倦,恰好由此放松下来。放松下来,依旧是绵长好梦的呼x1节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浪花涨cHa0一般推到了腿间,卷起裙子,温柔地亲吻每一寸大腿间的肌理,一点点随波来到腿缝。

    秦恬的q1NgyU被唤醒,无力而被动的承受着,只觉得身T变得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内K中间被动情的水Ye濡Sh出深痕,下一秒被显得有些猛烈的浪扑上来,彻底包住了她的sIChu、Tr0U,还在往腰上蔓延